快捷搜索:
长石钟山视野,环游东三省之五东京(Tokyo卡塔尔
分类:关于生活

牡丹江饭店¥118起立即预订>

牡丹江夏威夷国际大酒店¥286起立即预订>

展开更多酒店

展开更多酒店

发表于 2008-09-05 18:58

8月12日下午将近六点,离开镜泊湖,车程三十多公里,大约七点钟,桑塔纳把我们送到了东京城,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

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东京城?和日本的首都东京两个字完全相同。我们在一家狗肉馆吃晚饭时,老板娘说,她就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,已经三、四十年了,这里一直就叫东京城。她的父母确实是从外地迁到这里来的,那时这里只有几户人家。

在牡丹江吃了一顿狗肉,觉得味道不错,尤其是狗肉酱,特别香。听说是用狗油,加入辣椒、花椒、葱等很多香料配制而成的。我们都吃上瘾了。到了东京城,行李还没放下,先来吃狗肉。这是在客运站对面的一家狗肉饭馆。

因为再过三天就是鬼节了,店主人家正忙着叠元宝,以便到时祭奠家里故去的亲人。儿子看着新鲜,也一起叠起来。

东北因为森林众多,他们不过我们的清明节,因为那个时候,天气干燥,容易引发火灾。农历的七月十五对他们来说就是个非常重要的节日了。

这一盘是手撕狗肉,边上那碗就是狗肉酱了。真香啊!

唯一的不足是:饭馆里的蚊子太多了,老板娘点起了蚊香,儿子说蚊子像是喝醉了酒,全晃晃悠悠的。这些“醉酒”的蚊子经常会“晕倒”在我们的盘子里。有点影响食欲啊!

当晚,为了方便,我们就住在客运站边上的龙泉宾馆了(照片中,龙泉宾馆左手边写着“东京城”三个大字,那就是客运站)。小城的宾馆价格却不“小”,标间打完折后126元,不过,房间内条件还不错,也很干净,比哈尔滨的小杉树国际青年旅舍不知要强多少倍了(我怎么一提小杉树就生气呢!)。

8月13日一早,刚刚七点,儿子还在睡大觉,我和老公就已经下楼到客运站买到敦化的票,从东京城去敦化的客运车都是过路车,售票员告诉我们,那些车都没有座位。只有从宁安(宁安是牡丹江下属的县,离东京城很近)始发的车,比较有保证。这辆车是9:00从东京城出发,我还特意给儿子买了一张全价票,因为售票员说半价票没有座位。

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,我们决定包辆摩的去渤海国遗址转一圈。

东京城与渤海镇比邻而居。我们要去的唐朝时期的海东盛国—渤海国遗址,就坐落在渤海镇的边缘(具体历史我就不介绍了,网上有很多详细说明)。

本想买通票,同时参观渤海国遗址和博物馆,但一路上听到很多人都提到,博物馆的东西都已经运到牡丹江去了,这里的博物馆基本上是空的。于是,直接去看遗址。

遗址实际就是两座近期修葺的“城墙”而已。如果不结合一千多年前的历史来看,真不知在看什么。

这皇宫比起故宫来,规模是小得多了。空荡荡的,没几间房子。估计皇帝身边的一个王宫贵族的府第也要比这个大些:

听当地人讲,渤海国已经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,而中国政府因为没钱开发,一直搁置,所以,韩国人要联合日本人一起开发,因为他们认为这里有他们的祖先(挖出的文物,有一些上面有朝鲜族标志,所以,韩国人认为这里有他们的先人)。而渤海镇的原始土著居民据说都是鲜族人(就是现在,渤海镇不少村子有90%以上都是鲜族人),他们的很多生活习惯与现在的韩国人与日本人有着很多相似之处。据说渤海镇的风水极好,这里一直旱涝保收,即使周围的乡镇是颗粒无收,他们这里的庄稼也至少能收到五成(这都是听当地人所讲,我是无据可考的)。

渤海国初期的都城是在敦化敖东城,公元755年迁到渤海镇的。这是后来,我们去敦化的时候,看到敦化到处都是渤海国的介绍,心下好生奇怪,了解这段历史后才释然。

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准备开发这处世界遗产,规定镇上的房子高度不能超过当时皇宫的高度,大概相当于我们四层楼的高度。一路上,看到凡是超过四层楼的高度的建筑,都处于停工待建的状态。

费用:

1、8月12日晚餐,东京城客运站对面的狗肉馆:手撕狗肉一盘30,这个价格比牡丹江可贵多了,虽然这里离牡丹江只有100公里;

2、住宿:东京城龙泉宾馆,标间126元;(龙泉宾馆虽然在东京城那样的小镇,收费的价格觉得有点高,但因为开业时间还不到一年,设施很完好。有一点令人讨厌的地方,住一晚,他们居然要收400元,作为押金用。押金本身没问题,但我担心很小的地方,有时会退给你假钞,到时会很麻烦。再有,他们查房时特别严格,细到把床单、被罩、枕套都要仔细查过,看看上面是否有污渍,如果有的话,可能也要罚款。我还头一次住这样的宾馆。)预定电话:0433-7988888

住在龙泉宾馆,还有一个笑话。东北因为天亮得早,大多人习惯早起。大概早晨五点吧,我睡得正香,突然电话响了,接起来“喂”了一下,一位四、五十岁的男子声音,“我老哥在家吗?”把我笑翻天——真正的东北特色问话。

3、渤海国遗址门票:20元/人(听说售票人每张门票只能提2元,所以,你可以干脆给他5元钱,不要门票,我想也可以进去了)

东京城客运站:东京城—敦化,24*3人=72元;

4、东京城—渤海镇,包摩的,往返,15元(老公长期如此,人家要10元,非给15。估计地球上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了);

更多内容,请参见我的博客:

发表于 2010-06-23 08:28

2009-7东北游记(3)- 牡丹江、长白山见闻

D5 7.29 哈尔滨-牡丹江,牡丹江市区

哈市发往牡丹江的K7001次火车8:18准点发车,两地距离约350公里,车程近5小时。沿途饱览黑土地风光,倒也不觉得时间很长。我们车箱有一个北京某单位的几十人旅游组团,四周一片京腔,难怪我们车票那么紧张。牡丹江最有名的景点当属镜泊湖了,不时听到他们提起这个词。对于我们来说牡市只是路过,行程中并没有包含这个景点,原因有二:一是做功课发现自助游客并不多,景区管理混乱、交通不便;二是因上游建坝,景区内著名的吊水楼瀑布平时已很少有水,景色一般。话虽如此,心里总是有些不甘,一直在犹豫。我们即将与之擦肩而过,也不知这个决定是否正确。

13:10到达牡丹江。对牡市的第一印象不错,整洁并且大气。这里也是晴空万里,感觉很舒适。预定的夏威夷国际大酒店在七星街上,距车站大约1公里,经过东一条路步行街,往南走不远就到了。路上看到著名的东北小吃烤毛蛋,十几年没吃过了,味道还是那么香,只是对蛋里的皱鸡嫩毛稍有点心理障碍。

酒店在两街交口处,大堂豪华气派,房间宽敞明亮、设施先进,打开电视,屏幕上还会显示‘XX先生,欢迎您下榻酒店’的信息。一家人都很贪恋房间舒适的环境,儿子更是将哈尔滨带来的玩具摊在桌上玩了起来。直到半个多小时后三人才动身出门,我们要去网友推荐的老华兴狗肉馆吃狗肉。

市区大约以火车站为中点,南部是城市的中心区域,南北走向的太平路是主干道。太平路两侧高楼大厦林立,路上人来车往,一派繁华景象。老华兴位于太平路西侧的西一条路上,是个不起眼的小店。饭点已过,现在没有客人。菜品以狗肉火锅为主,手撕狗肉+刀切狗肉+狗杂+豆腐+蔬菜,仅仅44元。便宜只是一方面,最关键的是好吃。尤其是带皮肉,配上特制狗酱,令人垂涎欲滴。我们百无禁忌,尽情享用着这人间美食。

正吃得热火朝天,外边突然大雨倾盆,直到结账出门,还在哗哗地下个不停。不过这是一场太阳雨,不太担心会很久。果然,20分钟后雨停了,打车前往牡丹江边的江滨公园。

大江位于市区南部,自东向西横穿市区。1938年10月,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第1师的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在日军的“三江大讨伐”围剿中撤退至乌斯浑河岸边。队伍中有第5军妇女团的八名女战士,她们是:冷云、胡秀兰、杨贵珍、郭桂琴、黄贵清、李凤善、王惠民、安顺福,其中两名战士是朝鲜族。夜晚由于篝火暴露了目标,联军被一千多日伪军包围。在拂晓突围的生死关头,冷云果断组织女战士殿后,从背后袭击敌人以吸引日军火力,掩护大部队突围……。被包围的八名女战士投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,毁掉枪支,挽臂涉入了冰冷的乌斯浑河中 —— 这便是著名的“八女投江”的故事。

图片 1(牡丹江景 和 八女投江雕像)

为了纪念这些女英雄,江滨公园建有八女投江英烈群雕,并有邓颖超的亲笔提字“八女投江”。广场上有自行车、电瓶车出租,平日应该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,但大雨过后没什么人,地上雨水蒸腾的湿气令人很不舒服。

16:45坐20路公车回到百货大楼。这一带特别热闹,除了高楼大厦、时尚商场,还有不少水果摊。吃到一种名叫“咕鸟”的水果,形似青色的大樱桃,味道甜中带酸,口感独特。LP说我少见多怪,因为这东西北京也有卖,只是从未买过而已。

傍晚,先到火车站前广场打探了下东京城的班车,然后回东一条路逛街。步行街上都是些服装鞋帽类的小摊,直到爱民路上,才零星看到些小吃,但大多没什么特色。见到一家现烤现卖的烤鸡脖子,卖相很诱人,但味道并无特别之处。才7点多,商店、小摊基本全收工了,比哈尔滨中央大街收得还早,这里好像并不流行夜市。

D6 7.30 牡丹江-东京城,渤海国遗址,东京城-敦化-二道白河

早晨6:45来到火车站。站前广场可以说是长途车集散地,排满了发往各地的班车。去镜泊湖的大巴非常显眼,仍在刺激着我们的犹豫不决。东京城的中巴流水发车,当班车7:00便人满出发了。

车子很快出了市区,沿201国道向南,大约1个小时后经过宁安县。此地虽并不知名,但清剧看多了,在对有罪之人进行处罚时,经常听到一句:“发配宁古塔……”,那宁古塔便是今天的宁安。宁古塔曾是东北边疆地区的重镇,是清政府设在盛京以北统辖黑龙江,吉林广大地区的军事、政治和经济中心,如今已是座具有一定规模的县城了。车子进到城里,还经过一条“宁古塔路”。部分乘客下了车,中巴转回201国道继续向南,8:30点到达东京城镇。

“东京城”,这名头响亮得很,其实只是一个小镇子,与日本的东京更扯不上关系。不过它在历史上的确有些来头:在我国唐代崛起的少数民族中,除了突厥、回鹘、吐蕃等之外,还有一个东北的少数民族政权“渤海国”,而渤海国的都城上京龙泉府,就在距此不远的渤海镇 —— 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之一。

下了车,先到售票窗口买去敦化的车票。11:00有一班牡丹江始发的过路车,不过售票员说临发车前才能卖票,因为现在无法确定车上的剩余座位。在站内存好包来到街上。小镇位于201国道东侧,站前这条街应该是镇中心了,人来车往比较热闹。三轮摩的是镇上的主要交通工具,随处可见,倒也便民。拦了一辆摩的,谈好价钱,去上京龙泉府遗址包车往返共25元。

渤海镇在201国道的西侧,镇上几乎看不到人,与隔公路相望的东京城镇形成鲜明对比。我们穿过镇子驶入郊外的乡间公路,转了个弯,便看到了上京龙泉府遗址博物馆。刚刚9:00,博物馆才开门纳客不久。售票处是一个破旧的小亭子,门票20元/人,半票10元。钱递过去,票就在桌上,售票员却在抽屉里翻来翻去。见状急忙补充一句:“我要正式的门票!”售票大姐觉得很尴尬,跟上一句:“半票是没有票据的”,并不情愿地撕了两张全票给我们。

博物馆不大,一座院子,东西两个大厅。陆续有些参观者,但人不多。馆内以图文介绍为主,实物仅有一些出土的瓦当和几个石雕螭首。渤海国建于公元698年,是我国唐朝时期以靺鞨族为主体的一个东北地区民族政权,由唐廷诏令为“渤海国”,都上京龙泉府。渤海国最盛时疆域“方五千里”,经济文化相当发达,史称“海东盛国”。公元926年为契丹辽国所灭,历时229年。

这还不是景区的全部。距博物馆大约四、五百米的样子,是上京的宫城遗址所在地。据考证,当时的上京都城,城市总面积约15.6平方公里,建有外郭城、皇城和宫城。 宫城在皇城中部,东西宽1050米,南北长约720米,布局仿唐长安宫城,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灭渤海国之后,将其改名东丹国,并册封皇太子耶律倍为东丹国王。辽太宗继位后,出于巩固皇权的政治需要,于928年诏令南迁东丹于东平。为强迁渤海臣民,并绝其对文明故土的留恋,契丹统治者竟下令焚毁王都宫殿。“海东盛国”自此灰飞烟灭,只留给我们眼前这片废墟遗址。

图片 2

入口处有宫城的复原图,一旁尚存一口古井。遗址有过修缮维护,规模宏大的六进宫城,每进宫殿的基座都已清理出来。登上数米高的墙基远眺,整个宫城轮廓清晰可见。沿着中轴线一直走到尽头,偌大“城”中只有我们一家三口。遥想当年这一座座雄伟壮观、富丽堂皇的宫殿,心生无限感慨与遗憾。有位大家说过:历史能够给人带来愉悦,这种感觉需要自己体味。

10:10离开遗址,摩的送我们回东京城。发往敦化的班车均是从牡丹江或宁安始发的过路车。取包买票,11:00牡丹江那班豪华大巴刚好还剩3个座位。因为近期公路查得紧,班车是严禁超员的,我们真够幸运!看时间还早,便进到路对面的朝鲜冷面馆吃点东西。冷面是很正宗的做法,面条都是荞麦面团现场压的,每人一碗,补早餐也当午饭了。

班车基本准点,驶上201国道后继续一路向南。此后相当长的一段都是沿着镜泊湖行驶,沿途风光无限。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受到东北黑土地的秀美壮阔,高山、草甸、湖泊、森林,湖光山色,好一派北国风光。

图片 3

大巴进入吉林省界,路牌上开始同时出现汉、朝两种文字。一路无话,13:00到达敦化市。客运站在市区的西北角,背靠北山公园。我们没有在敦化停留的计划,买好13:50到二道白河的车票,在站外转了转,时间已到,上车出发。

敦化到二道白河的公路正在修,只能绕行。近三分之二的路都是非常糟糕的土路,车子走在上面如同筛糠。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行程,17:30才抵达二道镇。几乎坐了一整天的车,加之一下午的“过电”,人困马乏。

二道白河,实际上是由二道和白河两个镇组成。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:池北区,这池自然是指天池了,上长白山天池北坡的游客须在此地落脚。与池北区对应,还有西坡的池西区和南坡的池南区。因为是个镇子,网上的旅游信息相对较少,地图也难找到,住宿方面网友推荐的也就那么几家。比较了一下,于老大客栈口碑总体不错,所以提前10天预定了带电脑的三人间。

经过二道火车站时下车,胖胖的于嫂早已在此等候接站。我们被带到车站对面的站前胡同,于家在此有两座大院客房,粉色的院墙,很是显眼。房间设施非常简单,但有电视、配电脑,倒也实惠,只是卫生间下水处理得不好,有异味。火车站地区在整个镇的西北边缘,离镇中心很远,位置比较偏僻,好在于家可以帮助安排出行,倒也没什么不便。

傍晚镇上很幽静,暮色中几棵高大的美人松,秀美挺拔,也算一景。胡同口有三家饭馆,于家居中有一座两层小楼,一层吃饭,二层住宿。晚餐就在这儿了。长白山区自然少不了山货,点了木须刺芽、肉片黄蘑、庆岭活鱼,共93元,味道真是不错。旁桌的一家三口,大连女子带着老母亲和儿子来玩,刚从晖春旅游过来。东北人就是热情,听说我们后面要去晖春防川,就想介绍晖春的亲戚给我们作导游,这怎么好意思呢。

在胡同口的食品小店里发现有冻“苹果梨”卖,当然不能错过。“苹果梨”是延吉特产,冻梨一咬一兜水,甜中微酸,口感甚佳。回到客栈,大院门一关,在院当中乘凉聊天。虽是胜夏,但山区凉得很,感觉非常舒服。同院还住着一群天津游客,他们是当年的东北知青,如今都已是天命、花甲之年,几家聚在一起,热热闹闹,好令人羡慕。

约摸10点来钟,于嫂挨个房间敲门,统计明早去北坡的游客以帮助安排车辆。北坡还有冰水泉和浮石林两个景点,如不特别说明都会一道安排。我们功课做得足够,于嫂也看得出来,直言“这两个景点你们肯定不去了,到时直接安排车送你们上山”。

D7 7.31 长白山北坡

蒙胧中大约4:00天就亮了,外面人声嘈杂了好一阵子。6:00不到起床,去冰水泉-浮石林的人已经出发了,那批天津老知青也早早就退房走了,大院里只剩下我们一家。预报今天有雨,抬头看天空果然已经半边黑云,我们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来趟天池不容易,但据说能看到天池更不容易,有人说七成游客是看不到天池的。这一下雨,山里一起雾……?!来东北已经一周了,一直都是晴空万里、艳阳高照,没想到今天会是这个样子。

来到于老大饭馆吃早餐,又见到大连一家三口。我们两家被安排一起上山,真是有缘分啊。7:00“专车”到来,其实就是于家包下的镇上的面包出租车(往返北坡20元/人)。上车出发,穿过二道白河,驶上北坡公路。池北到山门有30公里之遥,这单程10元的车费还是物有所值的。沿途无论镇上还是公路上都是空荡荡见不到什么人,然而到达北坡景区后,如想象般的人如潮涌。于嫂早在这儿等候,让大家把钱交给她代买门票(进山门票100元/人+环保车68元/人)。在售票处百米之外有一个临时售票点,专向于嫂这种当地的“代理”售票。不知这里面有没有内部交易,但无论怎样,免去了我们排长队买票的麻烦。

从山门到主峰天文峰尚有近30公里的距离,所以乘景区环保大巴进山是必然的。环保车共设地下森林、主峰倒山车、蓝景快餐、小天池、岳桦广场等主要停靠站,要看天池还需在主峰倒山车站换越野车登顶。进了山门就是车站,很快排队上车。环保大巴向景区深处驶去,最明显的感受是空气尤其新鲜。经过倒山车站,那里等车上天池的游客已排起了数百米的长队。显然出于分流的目的,我们的大巴并未停车放人,而是直接开向终点岳桦广场。天已经很阴了,随时有下雨的可能,我们急于登顶,于是在蓝景餐厅下车,踏上一辆返程大巴回到倒山车站。

车站内有武警维持秩序,队伍虽然很长,但流动很快。上下山的越野吉普来往如穿梭,大约40分钟后,我们终于登上帕杰罗。司机是位不到30的小伙子,戴着墨镜,很酷的样子。动感十足的音乐开得震天响,车子行驶在山路上如风驰电掣、如神龙摆尾,非常刺激。穿云过雾,不多时到达终点天文峰脚下。此处海拔在2千米以上,气温略低,迎面百米之外的峰顶离我们已那么近,而神秘的天池就在它的背后。

山顶上站满了游客,能看到天池吗?我们迫不及待地爬上坡顶,碧波如镜的天池赫然跃入眼帘。天池大致呈不规则的椭圆形,在群峰环抱中,平静的湖水宛如一块镶嵌的美玉,美仑美奂。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,更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。湖面大约有三分之一被薄雾遮挡,但不久即散去,我们得以一览天池的真容。

图片 4

驻立许久,拍照连连,最终心满意足而归。看到天池的喜悦使我得意忘形,谁知乐极生悲,乘车下山时竟将刚买不到一个月的诺基亚E71手机丢在车上。待下山后发现为时已晚,急忙找车站调度联系。对方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,只记录了一下便算了事。LP还记得那辆车的编号,我们只好抱着一丝侥幸等它再返下山。期间LP往手机上拨了一次,还有振铃,然而再打便关机了。大约40分钟后,那辆车终于又从山上冲下来,但结果可想而知。心情很不爽,手机丢了固然可惜,但更令人气愤的是拣拾者的素质!现在能做的只有往家打电话,找朋友帮忙将原号注销,以免再有额外的损失。

更多地还沉浸在看到天池的喜悦中,所以这事很快就过去了。要知道我们这些年走了不少名山大川,多是非雨即雾,今天有这样的“完美”结果,其他的都不重要了。坐上环保大巴来到终点岳桦广场,岳桦温泉宾馆是这里最显眼的建筑,很多游客选择在此住一晚,相信一定很不错。广场距长白瀑布还有大约1、2公里的样子,走过一座小桥进入林间,沿栈道漫步向前,远远已看到了飞流直下的瀑布。

途中经过大片的岳桦林,这种树木生长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,貌似“歪瓜劣枣”,但质地极为坚硬,树干放在水里竟浮不起来,俗称“水沉木”;它与“水浮石”并称为长白山的“两怪”。“水浮石”是一种放到水里不会下沉的火山石,在天池周边几乎随处可见,质地轻、孔洞很多,有点像木炭。正是盛夏季节,遍地盛开着各色小花,将山间点缀得更加美丽。我们来得正是时候!

长白瀑布是除天池之外另一处游客密集的景点。瀑布高高挂在半空中,很难想象几十分钟前我们还站在其背后的天池边。在瀑布这边遇到了大连一家,看来大家游玩的时间都差不多。12:15从大路回岳桦广场,途中经过岳桦温泉,远远便闻到刺鼻的硫磺味。在路旁小棚子里见到了传说中的温泉煮鸡蛋,食者无数。所谓温泉煮鸡蛋,就是在地上垒了两个圆形水槽,将温泉水引进来,放入鸡蛋就可以了。由于温度合适,蛋黄软软的,蛋青嫩嫩的,味道不同凡响。除了鸡蛋,池子里还有鸭蛋、玉米和火腿肠。能吃到刚“出锅”的热咸蛋也是很新鲜的事,只是太咸了,此时如有馒头或烧饼相佐,那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美餐了。

图片 5(长白瀑布 和 温泉煮鸡蛋)

从岳桦广场乘车回返,先到小天池看了看,再搭车到最后一站 —— 地下森林。地下森林景区地处原始森林深处,离公路有几公里的距离。走在遮天蔽日的林中栈道,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这一段路需要步行40分钟左右,好在路面比较平坦,并不耗费体力。所谓地下森林,是指一片生长在深谷中的松林,高大的林木几与谷顶的观景台齐平,好似从地下生出。新奇有余,壮观不足。

天上开始飘雨,赶忙加紧脚步回公路。待坐车回到山门时,已是大雨滂沱了。景区入口尚有大批游客穿着雨衣排队等待进山,也不知现在还能否看到天池!

与大连一家汇合,钻进早已在外等候的小面包驶离景区。路上大家聊得热火朝天,既为自己看到天池而庆幸,又替那些还在排队的游客而担心。然而还不到白河镇,雨就停了,天空又恢复到一半黑一半蓝的状态。忽然对难见天池的说法产生了疑问:读了那么多游记,周围去过天池的朋友也很多,从没听到有谁“空手而归”的,只有一名网友,还在第一天下雨未能如愿的情况下,第二天再上山也看到了天池。该不会有人炒作吧?

回到于老大客栈,在小卖部买了些零食、饮料、冻苹果梨,直接回房休息。傍晚时分,再去于家饭馆用餐,点了黄蘑汤、炸小鱼、白菜木耳,山味还是那么鲜美。饭间一导游进来联系团餐,竟要50%回扣,未果。好几年没跟团了,居然还是老样子。

晚上正在屋里看电视,只听院中一片吵闹声,原来是一群台湾游客正在和于嫂为明天的包车侃价。那几个台湾人说话显得很斯文,但侃起价来却很不讲道理。墙根停了几辆山地车,看上去眼熟,很像是在漠河黑龙江边遇到的那几个小伙子的坐骑,只是人不在旁。漠河-哈尔滨-长白山,算来时间上应该差不多。又见门外轿车里一位中年大汉,应该就是于老大吧,刚从西坡带团回来,马上又要领几个客人去镇上洗脚,真有点赚钱不要命的架势。我们很感谢他的关照,可惜没有机会上前打个招呼。

作为备份(万一今天看不到天池),原计划明天去西坡的,但基于现状将行程调整,明早直接前往最后一站 —— 延吉。

整理于 2010-4-3

本文由beplay官网发布于关于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长石钟山视野,环游东三省之五东京(Tokyo卡塔尔

上一篇:纯净的心,六日休闲度假游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